S级在逃犯

我会为了你们变得更好

——有件小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们班原来的物理老师姓邢。之所以说是原来的,是因为今年换了另一个物理老师来教我们。班上刀子嘴鸡汤心的女孩子们一起给邢老师写了封信,噔噔噔地送到办公室去,本来是想偷偷放下就跑的,结果让邢老师给看见了我们,几个人带着有点儿惊喜失败的沮丧进办公室里排排站。

        万幸的是,他似乎并没有看见那封信,就像想找人唠家常似的挥手叫我们进去。进去了之后他又有点郑重,想说些什么,哑了半天。最后五十多岁的邢老师扯出一个微笑,无奈又宽宽厚厚,道:“……我真的很想再教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 班主任曾问过一些物理较好的同学关于换老师的意见。即使再怎么肯定、喜欢、习惯邢老师,最后一句升学考试就压的气氛沉重下来。邢老师是传统的板书流,为了基础薄弱的同学一笔一划写下所有重点,铺开的白纸黑字非常壮观。但时间同时也在流逝。不能说他讲课欠缺,只是应试教育重视的往往都是结果,时间不够感觉讲题就不到位了,无论你做笔记时从中收获了什么。对于自己不那么自信的我们最后还是同意了换老师。多少有些歉意,所以现在听到这句话,心里特别酸。他又絮絮叨叨地叮嘱了我们一些什么,只字未提大家的调皮偷懒,大意是今后的学习也不要畏惧啊。他说了许多也没说完,好像憋了许久许久的话只能今天说出来了,老生常谈的事情,现在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像是一场神圣的饯别礼。

        走的时候我回了一下头,在呼呼吹着凉风的早晨,邢老师拉起裤脚露出小腿。他有一条腿不灵便,走路的时候总是一瘸一拐的,为此没少被不懂事的家伙们取笑。而这时我第一次看见那条腿的样子,与宽阔的身子不成比例的萎缩,我突然想到他在爬上六楼的每一分钟,腿是不是颤栗得像风雨中飘摇的树叶?
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悲伤几乎决堤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