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级在逃犯

我会为了你们变得更好

《并未错过》

关于大鱼后续的脑洞产物
cp鲲湫无差!!!!

1.

        那天鲲缓缓地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湛蓝得不真实的天空,还有海,大片大片的海。他猛地坐起来,四周环顾,吸入的是海面上涌动着的清咸气味,看到的是熟悉的海岸,不远处是一个祥和宁静的小镇,鲲的家。鲲几乎不用再多加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真的……回来了?

        鲲木木地坐在原处,直到旁边的少女笑着走到他身边,说:“回家啦,高兴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椿……”鲲抬头看向少女,只是一怔愣的时间,他却仿佛从椿的瞳仁里看见湫的影子。湫正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椿的。当鲲回过神时,发现自己想着的都是与湫相处的记忆,那个直率、有些害羞的少年,关于他的回忆点点滴滴的全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鲲?”见少年久久不应声,椿担心地看着他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,呃……没事没事,既然回来了那就先去我家吧!”真有点莫名其妙,回到久违的土地应该高兴,但他现在居然对那个海底深处的世界有些……不舍?也许快点到家就好了。鲲站起身,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椿含糊地应了一声,纠结要不要去试试拉他的手。但鲲始终与她隔着不长不短的距离走在前天,于是椿只好默默地放弃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 至于鲲,他没有功夫发现椿的小心思,他现在的脑海中,都被湫的事情占据着。

2.

        湫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为了完成椿的夙愿送她与鲲一起去人间,他是抱着必死的觉悟的。即使在身体剧烈地燃烧时,他也没有后悔过。他在短短几分钟里想了很多很多,想到椿,想到家,想到和蔼可亲的神袛们。最后他在枯木成灰的剧痛中咬牙想着,鲲那小子虽然气人,但是心地很好啊,变回人肯定也是很好的人。就算……就算不为了椿,他也要拼下命把鲲送回去的,就当是做一件大善事对吧?

        在最后他想的就是这些了,他真的以为自己会这样死掉。孰知后来灵婆设法把他救回来了。湫听见灵婆对自己说,你会成为我的接班人,你会比任何人都长生,你可以看到你亲手送走的灵魂,再从海的彼岸游回你这儿来。

        湫想,听着倒是不错。于是他就跟在灵婆的身后,战战兢兢地学习。做一个掌管灵魂的人是很累的,湫每天学习完就去照顾猫,发发牢骚,为啥灵婆要养这么一大群猫啊把他那叫一个累的!总之,湫很少有空闲的时间。而在他好不容易的空闲里,他就躺在一群猫的中间望着天空,隔着遥远的距离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着,以后椿回来了那该多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 还有……如果鲲回来了,那也是挺好的。

3.

        鲲最近总是循环往复地做着同一个梦,这是段曾真真切切发生过的过往。

        大片的浪潮向同一个方向涌着,汇聚成壮观的水柱,直窜云霄,发丝飘动的少女骑着火红色的大鱼,顺着水柱去往人间。而在山的另一头,白发的少年满足地看着他们,火焰笼罩着红衣,像一道残破的流星般安静地坠落下山谷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 少年的神情像是一声呼唤,穿越漫天的海浪,直直映进鲲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    鲲常常从这个梦中惊醒,当他醒来时脑海中就只剩下一个名字,湫。他想起这个名字时感受到的是无比的温暖。他醒来后就坐在黑暗里,久久地想起与湫有关的回忆。离开海底越久,这些回忆就来得越发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 这究竟是……鲲有点儿困扰地挠挠头。这不是梦魇,只是纯粹的想念,他尚且还分得清楚。是想念分隔已久的故人吗?这一点他又分不清楚了。鲲还没明白自己对湫究竟抱有什么心情,只好躺下等待天亮。

       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。鲲很爱护自己的妹妹,而椿到人间后没有住所,索性也来这儿住了。三个人挤在同一个屋檐下,有什么活儿一起干,其乐融融的真的就像家人一样。这样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好。后来在妹妹的各种提醒下,迟钝的鲲终于发现了椿对自己的心意,鲲被弄得特别懵,他跟椿都培养出兄妹间的亲情来了,又感觉拒绝很对不起椿。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 于是迟钝的鲲只好继续装作迟钝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椿望着鲲的眼神更加热切了。鲲除了被整得越来越懵外,再看着椿时,心中就有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想法慢慢蹦出来:还好对方是椿,他完全能挺住。但要是换作湫这么含情脉脉(?)地看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鲲就愣住了,久久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    当他还在不解自己对湫的心情时,答案不知不觉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

4.

        一晃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 湫已经对灵婆的工作非常熟练了。他留起了长发,人也慢慢精明起来,不变的是唇边依然充满活力的微笑,还有带点傻气的个性。湫穿起灵婆杏黄色的褂子,倒也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惟一不足的是湫到现在还不会抽烟斗,试了好几次脸都呛红了,依然不会。后来湫才发现干这份工又不一定要会抽啊,于是机智的湫还是成天拿着个烟斗,其实里面一点儿烟叶子也没装。

        当初灵婆正式将职责交给他的时候显得前所未有的舒心,将所有的事情交代好后就要离开。湫问,你要去哪里?灵婆自顾自地往前走,声音像是从很久远的地方传来,灵婆说,我要去找一个人,我想她很久啦。

        灵婆总是望着一个方向发呆,那里曾是鼠婆的住所。湫不知道灵婆与鼠婆之间的故事,但能确定,灵婆离开是要去找她。真好,湫想,灵婆摆脱了这份束缚,可以去见珍惜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湫才会懂得为什么灵婆要养那么多的猫,灵婆走前只带走了一只,其他的都留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偌大的如升楼里陪着他的,除了一群热热闹闹的猫,只有一条条沉睡着的小鱼。

        湫没事就看着小鱼发呆。也许是盯着鱼久了,湫想起鲲的次数竟然比椿还要多。那是一条多么漂亮的大鱼,额间有尖尖的角,长大之后周身都会覆盖上绚丽的火红色,漂亮得像一幅画。

        湫现在仍能清晰地回忆起,鲲翱翔于天际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每天总是有很多小鱼进来,但里面都没有湫所熟悉的灵魂。这着实是好事,湫当然希望椿与鲲能在人间生活得长久。只是看着陌生的小鱼,心里总是有些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    湫越想越累,最后烦躁地甩甩头。

        唉……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 湫其实知道自己时常想起鲲的缘由,想了十年也该明白了。公用私权的机会现在就有,为什么不用呢?

        湫决定要去人间看一眼,就一眼,看看他们就好。

5.

        波浪轻柔地拍上脚掌,鲲在岸边静静地伫立。他更高了一些,面容上有了胡茬的痕迹,面对着无边的海,凝听着涛声阵阵,就像在广袤的森林有风掠过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果然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听到女性的声音,鲲转过头去,椿正站在他的身后。椿的黑发直披到肩,温婉地笑着看着他,几乎再看不到年少时坚硬的棱角。鲲耸了耸肩道:“我一直喜欢来这里。这是我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 椿走上前望着海,神情怀念,“我也喜欢这个地方。当初就是从这儿回来的……我失去力量后就必须离开原来的家,是这儿开启了我新的生活,现在过得这么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 鲲没有说话,过了半晌,他道:“椿,你当时那么坚持要复活我……你的心意我应该答应的,但我没有……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。即使过了很久依然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 椿听完,认真地看着鲲,然后突然笑出声来:“我可不会记那么久的仇。而且我应该更自私些,擅自伤了你后救了你,却连累你陷入危险,犯了这么大的错你不也没追究我什么?如果你不是真心答应我,那我也不会高兴的。所以,别想太多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鲲舒了口气道:“你不在意就好。”又有些晦涩,“只是挺对不起湫的,他那么拼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椿闻言,说:“他会过得很好的。”看着鲲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鲲不明所以,两个人又站在岸边聊了一会儿的家常。天色渐渐暗下来,椿打算先离开了。她刚走了几步远,就听到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我是不是应该祝福你?”

        椿的脚步停住,回头,鲲正看着她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露出笑容:“早就发现了。你现在真的过得很好,我放心了。”戒指很漂亮,在晚光中闪着光彩,送的人很用心。

        椿抚摸着戒指笑了,笑得温柔又幸福。“谢谢。”她说,“不过关于你的一件事,其实我也早就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鲲一愣。而椿继续往前走,道:“当初你没答应我,我一直以为你是心有所属,只是我还不知道是谁。不过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一开始是我救了你,但最后救了我们的,其实是湫——等你回去了要对他有所表示哦!”她说完后挥挥手,笑着跑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 鲲呆在原地想了这句话半天才琢磨出味儿来。“这丫头怎么什么都知道啊……”他摸不着头脑地嘀咕道。

        海浪渐渐平息下来,是退潮的时候,四周的人都已经散去,只留下鲲与柔和的晚风。他站在原地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风吹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着那个男孩,喃喃道:“我想早些去见你,却又怕你因我没照顾好椿而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去见谁?”

        清亮的少年音响起,鲲猛地睁开眼睛,熟悉的身影正从海中徐徐向他走来。雪白的发,杏黄的衣,带着点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些地方不一样了,但这就是那张鲲记忆中的面庞。

        鲲愣愣地看着少年在他面前站住。“……湫?”鲲试着伸出手想触碰,又把手放下了,苦笑道:“我该是又在梦里了,这次竟然感觉这么真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听了表情很明显地扭曲了一下。他抓住鲲的手,另一手捏着鲲的脸,捏成猴子捏成猪,喊:“说什么呢!我是真的啊!我是湫!”

        他突然被刚刚还呆呆站着的男人一把抱住。湫想说的话被截掉了,他愣在那里,被男人的双臂紧紧地笼罩,面前是男人温暖的气息。男人用尽全力地拥抱着湫,头埋在湫的颈窝,肩膀微不可闻地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 湫突然感觉肩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。

        湫觉得自己也有了想哭的冲动。鲲和椿看上去都过得很好,他打算说几句话就离开了,可鲲现在又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。好友间的久别重逢?湫不知道鲲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拥抱自己,他甚至不想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鲲的怀抱中,却又不可避免地沉溺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 摇摇头,湫轻轻地把自己荒唐的想法否决,拍了拍鲲的后背,“不哭啊,又没出上什么事……”然后悄悄把眼角的泪拭去。

        鲲慢慢地平静下来,两人相对无言,安静地看着海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鲲语气认真、有些愧疚地说:“我其实并没有和椿在一起……对不起。你很生气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啊……刚刚你和椿的话我都听见了。”湫平静地说,然后迅速转身在鲲诧异的目光中狠揍了鲲一拳。湫抬头笑道:“生气多少是有点。不过也过去十年了,椿也很幸福,气这个也没用,干脆不气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气了你还打我……”鲲有些无奈地揉揉被打的地方,看着湫,眼底带着笑意。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摸着下巴上刺刺的胡茬,认真地打量少年,爽朗道:“有时候我还真感觉不到岁月的流逝。的确是过去十年了,你还是那时候的湫,我都有些老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 眼前的男人经历了岁月被打磨得更加成熟笔挺,这话却说得有些不好受了。湫急忙道:“你这样就很好啊,人类的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鲲看着湫急急忙忙的样子,宽厚的肩膀笑得抖起来:“所以你是在夸我帅咯?”

        湫这才反应过来,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,你别这个表情,我是高兴你不讨厌人类的我……”鲲好不容易才憋住笑。湫气呼呼地捶了他一下。鲲转过来面对着湫站得笔直,对湫认真地说:“我是真的很高兴啊。真好,现在你看见我,我还没有完全变老。你听我说,我有一件事一直想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湫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男人没有反应过来,呆呆地应了一声“好”。海风微微地吹着,两人的衣角在风中拂动,四周突然间寂静下来,只听得习习风声。夕阳有些慵懒地给所有事物都镀上一层金边,湫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这样的范围让他心跳骤然加快。

        湫紧张地看见鲲下定了决心似的深呼吸,眼神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 湫听见鲲很真诚、很真诚地说: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从一见你就知道我会喜欢上你。最后是你让我重生,这么大的恩情,你愿不愿意让我以身相许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END—

—后续—

        “原来你的人形是这样的啊!”赤松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惊奇地凑到鲲的面前。“身体很健壮,难怪当时会是那么大的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祝融咳了一声,一把把赤松子拉回身边。“你做什么啊……”赤松子不解道。而任性的火神仍被松开拽着水神的收,探头到水神耳边,一字一句道:“靠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刚刚还被研究着的鲲和旁边的湫努力忍着笑。赤松子和祝融吵吵闹闹又感情深厚的情景他俩已经习惯了。湫坐直了身子,恳切地说:“松子哥,祝融哥,鲲鱼形时发生了很多灾难,他很抱歉……”他有些紧张地攥住手,“但是,这不是鲲的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另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,握住湫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鲲微笑着看湫,手掌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。“这种事情让我爷们儿点自己来吧。”鲲抬起头认真道,“松子哥,祝融哥,我知道那些灾难甚至伤害了你们,而你们是最想救大家的人。真的很对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 祝融和赤松子看着认真等待责骂的两人,摇手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都过去了。最终也没有更坏的结果不是吗?”赤松子了然地看着祝融,把他们共同的想法说出来,“鲲一回来你们就赶来道歉,这样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没错。错的是不平等的天灾。”祝融最终总结道。他们对鲲和湫仍是一如既往的友善。

        有猫在一旁叫起来,湫走过去安抚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看见湫走了,赤松子迅速凑到鲲旁边(然后又被祝融拉住了吼吼吼),八卦地问:“你一回来湫就立即把你放出来,他这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。所以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 鲲转头,看见湫在一群猫中间乐,身上大把大把的绒毛。

        鲲舒舒缓缓地笑开,道:“是啊,但他还是一个笨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并未错过》END.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      写完啦!(*°∀°)=3

        这篇的时间线是鲲与椿回到人间不久→十年→百年后归来。讲的是大鱼后续的故事,当然,这只是我自己的脑补啦……我一直觉得,椿对鲲是一心一意盼他振翅高飞,这不就是母子之情嘛!?( ̄□ ̄)对于电影最后刷起了鲲椿我是震精的!

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很得瑟我成功把鲲椿扭成了鲲湫!

        这才是真正的官配嘛!

        我膨胀啦!嘿嘿嘿嘿!管不了我了!我上天啦!!

        如果能看得开心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是璞光,虽然是个经常躺列的主儿,但是要不要一起来刷刷cp呢?主混欧美圈,漫威DC迪士尼梦工厂都吃,国产cp也萌!!!

        厚着脸皮来扩列:QQ 3131482759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:璞光

评论(4)

热度(6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