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于蹦跶的璞光

大口吃番/主欧美/少年漫真爱/就是经常不正经/即使很渣依然自给自足产粮,此处应该有掌声!!!

——有件小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们班原来的物理老师姓邢。之所以说是原来的,是因为今年换了另一个物理老师来教我们。班上刀子嘴鸡汤心的女孩子们一起给邢老师写了封信,噔噔噔地送到办公室去,本来是想偷偷放下就跑的,结果让邢老师给看见了我们,几个人带着有点儿惊喜失败的沮丧进办公室里排排站。

        万幸的是,他似乎并没有看见那封信,就像想找人唠家常似的挥手叫我们进去。进去了之后他又有点郑重,想说些什么,哑了半天。最后五十多岁的邢老师扯出一个微笑,无奈又宽宽厚厚,道:“……我真的很想再教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 班主任曾问过一些物理较好的同学关于换老师的意见。即使再怎么肯定、喜欢、习惯邢老师,最后一句升学考试就压的气氛沉重下来。邢老师是传统的板书流,为了基础薄弱的同学一笔一划写下所有重点,铺开的白纸黑字非常壮观。但时间同时也在流逝。不能说他讲课欠缺,只是应试教育重视的往往都是结果,时间不够感觉讲题就不到位了,无论你做笔记时从中收获了什么。对于自己不那么自信的我们最后还是同意了换老师。多少有些歉意,所以现在听到这句话,心里特别酸。他又絮絮叨叨地叮嘱了我们一些什么,只字未提大家的调皮偷懒,大意是今后的学习也不要畏惧啊。他说了许多也没说完,好像憋了许久许久的话只能今天说出来了,老生常谈的事情,现在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像是一场神圣的饯别礼。

        走的时候我回了一下头,在呼呼吹着凉风的早晨,邢老师拉起裤脚露出小腿。他有一条腿不灵便,走路的时候总是一瘸一拐的,为此没少被不懂事的家伙们取笑。而这时我第一次看见那条腿的样子,与宽阔的身子不成比例的萎缩,我突然想到他在爬上六楼的每一分钟,腿是不是颤栗得像风雨中飘摇的树叶?
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悲伤几乎决堤。

#K莫# #E27# #傻白甜#

(越写越苏,我没救了😂😂)

       当肖奈微笑着宣布倩女2圆满完成的时候,大家已经迫不及待地欢呼起来,仿佛连空气都是沸腾的。一群程序猿志趣相投聚集在一起,早就对倩女2倾注了满满的心血,经过了这么多天的努力按时完成了任务,都开始击掌庆贺了。郝眉是最激动的那个,见着一个队友就抱。

       即使是万年面瘫脸的KO也挺高兴,身子还是冷静站着的,嘴唇却也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。KO高大的身躯伫立在欢乐的人潮中,冷静得有些不协调,但熟知这家伙面瘫属性的郝眉完全不在意。探头找到他后就一个个挤过去,然后踮脚用力地一个熊抱,抱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   “出——其不意!!”

        还真是挺出其不意,KO正放空着脑袋,突然被郝眉这么一蹦弄得有些愣。反射弧短得很的KO兄弯弯嘴角,转身揉揉郝眉的头发。郝眉冲他亲亲切切地一笑:“辛苦了!”

       少年露着整齐洁白的牙齿笑,像个自带光芒的小太阳,冒着傻气又耀眼万分。郝眉是真的高兴。倩女2的制作过程中最辛苦的就是肖奈和KO,赶工作整夜整夜地忙,有时候只喝杯咖啡一宿就过去了,第二天继续打起精神工作。郝眉嘴上不说心里一直记挂着,虽然有点对不起自家老三,但老三有微微疼嘛,也就只他郝眉管管KO了。所以现在工作完成了郝眉比KO还高兴。紧紧抱了半天才松开,松开的时候脸上还是欢喜的。

       KO看着傻乐着的郝眉有点好笑。同时肖奈大手一挥宣布了所有人带薪休假两周,众人感激涕零半天后,开始讨论demo演示会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 某审美正常的美术组同志义正言辞:“参加演示会的都代表了咱致一的颜面,可说真的,主创班底除了肖奈没一个正常的,尤其是愚公……”于是一群人齐刷刷向愚公几人看过去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 ——同志你这是真相了啊!!

       愚公抗议:“明明我用颜值就可以支撑公司的好不好!”换来众人白眼。在一群不讲究的汉子中依旧闪闪发光的肖奈道:“嗯,是时候去换个造型了,等会我们去看正装。”

       第二闪闪发光的KO摇头,他一向简洁惯了,日常标配就是板寸和黑衬衫,不太习惯约束的西装。“你们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 郝眉就站在KO身边,闻言对KO说:“去吧去吧,你出力那么多不能少你一个的。”每天跟KO待一道养成了习惯,郝眉卖力邀请中,“让我们看看你穿正装的样子吧!”

       正看着窗外景色的KO把头转回来,状似漫不经心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 “当然啊!”这家伙是以为他不算主创吗?郝眉就当KO加班加傻了,继续热烈劝说,“去吧KO!”

       KO答应了,“好,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   于是努力终有回报的郝眉非常高兴,就是有点疑惑,怎么KO突然看起来心情特别好的样子?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贝微微忍不住感叹,作为美男云集的致一里惟一的女孩,眼福那叫一个不浅啊!

       郝眉和愚公、猴子酒一起从试衣间出来时,全身的气质都焕然一新。他们本来就长得不差,穿上西装后更是显得身材修长笔挺。郝眉穿衣风格很随心,一直都是清清爽爽的男孩模样,于是乎被冠名小白脸美称已久,现在看起来却多了几分儒雅和英气。

       猴子酒端详愚公半天,啧啧赞叹:“我的眼光真高,选的这件这么帅,连愚公这种穿上都像模像样的。”末了摇头加上一句,“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!”

       愚公冷笑:“呵呵,我的颜值是你能比的?”果断捋袖子开揍!!

       那边两货玩得闹腾,这边郝眉一个劲儿朝试衣间里望。KO进去半天也没出来,难道……不会是衣服太小给勒晕在里面了吧?郝眉瞎想了一阵儿,最后用KO的智商说服了自己╮( ̄ _  ̄)╭正好愚公和猴子酒吵着让微微评颜值,郝眉也插话道:“微微师妹,你可要讲真话啊!”

       “这个,容我好好想想……”微微绕圈子中。呃……其实她觉得大神最帅怎么破???

       “吱呀——”

       试衣间的门打开。

       高大的年轻人姿态从容地踏步而出,身上利落穿着的黑色西装勾刻出厚实的身体轮廓,却散发着那件西装绝不具有的逼人气势。KO平静地环顾一周,眼神最终落在郝眉身上。愚公和猴子酒差点没反应过来,微微和服务员齐齐被闪到了,至于眉妹,眉妹已经傻掉了……

       KO旁若无人地向傻乎乎站着的郝眉走去,停在他面前,风姿挺拔。


       就这么面对面地站了一会儿后,迟钝的郝眉才发现KO居然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!你终于近视了吗?!!虽然都是大老爷们儿也不用太计较,但对象是KO就是怪怪的啊,郝眉有点紧张地问:“你看我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 KO饶有兴味地看着郝眉的手足无措,眯着眼眸,微微弯了一下嘴角:“给你看清楚点啊,你不是想看我穿正装的样子?”

       郝眉愣:“啊?有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有啊。”某个黑客心情愉悦地又朝郝眉凑近了几分,几乎要碰上鼻尖了,才慢悠悠提醒,“你说你想看,我还问你是不是真的,当时你的回答是——”停顿一下继续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 什么!!!!!

       郝眉简直一个大写的懵圈,回想起来后大惊:原来你问的是这个吗?绝对是故意的吧!KO你其实该学文科啊,套路太深!!!

       最重要的是,你别把话说得那么暧昧啊……

       郝眉挣扎着,“我说的是我们!不只是我!”

       某个黑客继续淡定看他,举手以示无辜:“不好意思,自动过滤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郝眉有点想揍人。


       离得近了郝眉看得很清楚,因为KO并不习惯正装,衣服只穿整齐了大半,领子歪着泛起皱褶。郝眉几乎是习惯性地伸手,认真把领子整理好,拍整齐KO衣服上的皱褶,嘴里还不闲着念叨:“你看你,这个西服的第二颗纽扣不能扣,土不土啊……”说着又去解纽扣。

       KO低头看着碎碎念的郝眉,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   咫尺相对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 郝眉弄完后很欣慰,抬眼看到的是KO近在咫尺的宽阔肩膀,这才意识到气氛好像有点儿怪异……刚才郝眉整理KO的衣服时总有些不可避免的碰触,距离又如此之近,一向淡定的黑客兄有点不淡定了。平复了一下呼吸,压低声音道:“我不太懂。”

       温热的、不同于自己的男性气息弄得郝眉的脖子有点痒。也许是受到气氛的影响,郝眉嘴一快,鬼使神差地顺口就说:“不懂也没关系,反正你长得帅嘛。”说完后郝眉才反应过来,他刚刚说了啥???

       卧槽,心声怎么就说出来了!这种话他平常就不会对KO说,而一旦说了就感觉,就感觉好羞耻啊!!!

       然而黑客兄的回答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 ……无耻!郝眉发誓他听到了微微在后面偷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 总之,两个货的面对面站姿总算分开了,郝眉站在微微的目光中感觉尴尬极了,拉上KO就走:“我想换件西装,你帮我挑件!走走走!!”


       肖奈走到这里来的时候,微微正亮闪着眼睛看着KO。“快看快看!”微微凑到肖奈旁边激动地指KO,“KO穿上西装真的特别好看!!”

       肖奈只看了一眼,然后默默地把目光移到自家女孩的星星眼上,于是乎……事情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   肖大神以最大神的品位和速度,迅速换好一件西装出来,走到微微跟前。作为校际游泳联赛冠军,肖奈的体魄一直很好,穿上西装更是身材匀称,英气得让微微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 微微正跟二喜打电话,挂掉电话后忍了半天才保持住矜持,认真赞叹:“大神果然是最厉害的,甩他们几条街啊(*> U <*)”

       被夸的某人这才高兴了。

       嗯,自家女孩的星星眼终于回到了自己身上,今天的肖.幼稚.奈也很满意。


       而另一边,KO很淡定地:“是你让我帮你挑的。”

       郝眉手里拿着KO递给他的西装,表情抽搐。KO的审美果然是值得信任的,他选的这件,纯白色的布料柔软,衣襟大方地开成好看的形状,袖口上绕着精致的花纹。可是,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 KO穿着纯黑色的西装,用的是同一种布料。

       KO的西装衣襟开成同样的形状,简洁大方。

       KO的西装袖口上的不同地方也有着同样的花纹。

       总而言之!这是KO那件的情侣款!!!

       神奇的是KO相当自然地拿给了他,郝眉这回是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过来的愚公和猴子酒偷笑了……郝眉只感觉脸红得像火烧,抬起头来看着KO,非常、非常真诚地对KO说:

       “你给我上天吧,KO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END—

BY:璞光

(结果眉妹最后买了两套西装,一套自个儿选的,另一套嘛……是KO挑的那套,嗯。
毕竟眉妹那么大款的人嘛!(不
眉妹:……要你管!!!)

关于K莫小唠嗑

每天视奸K莫日常简直成了习惯……啊啊啊你们两个这么甜真的好嘛?隔壁曹光二喜还在冷战着呢你们都快同居了!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了!!我现在一看见你们脸上就是笑的♡
然而真的要跟电视剧剧组表白!太有良心了!一直很担心微微原作中的K莫镜头因为是耽美会被砍掉,但剧组完全把主要戏份都保留了,而且还撒了各种原创糖!戏份不如大神微微,但我们出镜频率高啊!嘿嘿嘿嘿!!27集眉妹给KO整领子什么的我就不说话了。
喔对了,明天要更他俩开始同居惹!!!!!!

#K莫# #E26# #傻白甜# #短#

(夫人外交提前辣!←不对)

        致一科技的大神办公室的窗子最近被郝眉占领了。

        公司活儿紧,demo演示会时间提前半个月,KO和肖奈一组在办公室加班加点。而一贯与KO边干活边拌嘴的郝眉突然落单还有些不适应,总是来窗子前趴着cos壁虎,盯着某个黑客就是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 贝微微路过时看见郝眉一脸的凄凄惨惨戚戚,忍不住上去问:“美人师兄,你待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 郝眉很忧伤地转过头,痛心疾首:“微微师妹啊,你看他们俩都不带我玩儿,讨论工作都这么欢,还记不记得我这个省状元了?”说罢继续心塞挠窗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我怎么觉得你开始吃大神的醋了。”明察秋毫的贝微微了然一笑。郝眉蔫蔫地看她一眼又继续趴窗了。好吧,看着师兄这样贝微微也挺过意不去,于是很讲义气地说:“没事师兄,大不了我陪你盯着啊!”两人就一起趴窗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KO和肖奈的讨论结束了,郝眉刚把头转回来,就对上了KO直直看来的目光。郝眉被看得有些发慌,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挺傻的,爆发洪荒之力拼命做完每天的工作,然后来这儿望KO发呆,指不定要多耽误他们。郝眉这么想着就打算走了,结果办公室里头的KO对着他做了个口型,眼底里晃着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傻。”

        ???!!!←郝眉的内心

        愤怒的郝眉冲他气呼呼一瞪,对方却坦荡荡地接受了这一瞪,而且被瞪得很开心似的笑了出来,带着不同于寻常的爽朗。笑完后对着郝眉眨了下眼,让他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 可是,可是眉妹已经被那个突如其来的wink闪瞎了!他眨巴眨巴眼睛半天才回过神来。KO淡定地恢复了面瘫脸继续工作了,莫名被闪到于是不爽的郝眉转身就走,对微微道:“你看,就说不要让他跟老三身边了,奥斯卡影帝又出来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 说是这么说,但是……贝微微明显看见美人师兄耳根有点儿红。本来是有点气的表情,走到一半居然不自觉地笑了,看着挺安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贝微微突然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陪美人师兄站这儿当门神,不对,是窗神……你这明明是很高兴的表情呀!

        不过刚才,KO其实一直在趁师兄不看他的时候偷瞄师兄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 她才不会说呢!╮(* ̄▽ ̄*)╭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END—

BY:璞光

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短的短打呀……然而身为一个文渣对K莫浓浓的爱你们收到了嘛!!(比心٩(๑´3`๑)۶)

#还记得那个神奇的特工梗嘛#
#帮忙×邦迪(不对啦)#

第一次画艾宁啊,画渣很捉急,画不出他俩的样子啊!经常画着画着就想,他俩好像不长这样啊,是不是串剧组了啊……(/口\)

算啦!看得出来是谁就好啦!!!(喂
伦儿表示,不装傻怎么拐得到前辈呢!

憋问我枪走火了怎么办!后面有小剧场的!!
(tag我是乱打的……(*゚∀゚*))

The  Queen  Of  Frozen.

想画高傲一些的女王大人,最后的成品却温柔了一点儿(嘿嘿嘿

Lof自带的滤镜真的感觉好厉害啊!第一次用真的好惊奇!!(←没见过世面的我

日常手绘练习中……(/ω\)

平常傻了吧唧,对媳妇却特别机灵的大伦儿×对外隐忍冷静,生活上就蠢萌蠢萌的小宁儿!我的天哪这么萌嘛!!(岳云鹏脸.jpg)
追了麻花儿这么久了一直默默地萌着艾宁x
发这条其实也没什么实际意义啦,我就感叹一下这两货的萌点(/ω\)

大概是Elsa的成长路线
“没必要去惧怕,这不是灾难”
“你只需要用爱去控制”
“因为冰总是会融化……”

看《盗墓笔记》电影没?

#死忠粉在这里#


盗笔的电影上映前遭到很多原著粉丝的抵制,甚至拿来和《寻龙诀》作比较,都说不能看。然而今天我看完了,感觉就是:挺好的啊?我真觉得挺好的啊!∑( ̄□ ̄)


首先是IMAX给我很大的视觉冲击,特效有些地方失真,但好的占绝大多数,绝对不是五毛特效,起码也甩了网剧的几条街。场景的特写特别棒,把镜头远远一拉开,盗墓的气氛就出来了。在雪山里,在墓里,在地底深处。盗笔胜于寻龙诀的地方就是它更有盗墓的感觉,该惊悚的地方都惊悚到了,冲着视觉七十分也有了。
然后是剧情,结尾感觉像是轮回。盗笔电影其实与原著粉丝没有冲突,如三叔所说是“银幕次元的盗墓笔记”,像是个平行世界,虽然有重合的地方但讲的是不一样的故事。原著粉丝再抵制就好矫情啊。后面蛇母的复活很高科技,我几乎以为雷神片场串场了,磁场什么的,在地底还能跟裘德考远程扫描什么的,要不要这么高科技啊……!还好最后结局稳住了,几个画面时光倒流似的回放,不得不说,导演真的很会讲故事。


然后是角色。


吴邪。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小鹿那傻样!吴邪吴邪,小鹿演的就是天真无邪,虽然演技有些青涩,但是眼神儿就透出一股傻乎乎的感觉!他往墓里一站全影院的人就笑傻了!说真的,电影里的吴邪和小说真的不一样,有些搞笑的地方就没有小说的味道了。可是,动不动就说个相声,说完了还能跳个舞吹个萧的吴邪也挺好?这部里吴邪一直在搞笑地开外挂,把小哥唬得懵懵的hhh最喜欢角色No.1!


小哥。化妆师,你把小井画得这么老几个意思,小哥清秀一点不行嘛……好吧,电影里有很多小哥的打斗戏,小哥能打我们都知道了,小井是下了功夫的必须点个赞。但是说起表情,小井几乎就是完全面瘫,敢不敢更深沉一点儿?电影里的瓶邪基得不要不要的啊!动不动就搭讪牵小手嘿嘿嘿嘿,用一句话来说就是:吴邪撩了张起灵十次,有十次吴邪都成功了。啊哈!


王胖子和三叔。我非常非常想笑。胖子你还没有三叔胖呢!敢不敢敬业地增点肥啊!好吧,胖子的笑料还是很多的。而王景春明明是个老戏骨,但是感觉形象有点苍白,三叔的性格应该和胖子的性格调换下吧!?耍贱的怎么会是三叔呢!!


阿宁!阿宁赞啊!惊艳到我了!长得不错形象也定的好!身手不凡且用钱平事的女子,简直就是主角标配啊,有一段是她用衣服直接盖住粽子对打的地方,各种英勇!重点是为人还讲义气,最后还洗心革面,最喜欢角色No.2!!!


最后是裘老爷子——长得比我想象得要帅嘛。老爷子很有性格,心思缜密,讲真,这样的才是真正的裘老爷子嘛!(*°∀°)=3
总之一句话,
不错,能看!!


(我神奇的萌上了电影设定的瓶×邪
吴邪撩了张起灵十次,有十次吴邪都成功了
有没有大大产粮啊呜呜呜呜!!)

《并未错过》

关于大鱼后续的脑洞产物
cp鲲湫无差!!!!

1.

        那天鲲缓缓地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湛蓝得不真实的天空,还有海,大片大片的海。他猛地坐起来,四周环顾,吸入的是海面上涌动着的清咸气味,看到的是熟悉的海岸,不远处是一个祥和宁静的小镇,鲲的家。鲲几乎不用再多加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真的……回来了?

        鲲木木地坐在原处,直到旁边的少女笑着走到他身边,说:“回家啦,高兴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椿……”鲲抬头看向少女,只是一怔愣的时间,他却仿佛从椿的瞳仁里看见湫的影子。湫正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椿的。当鲲回过神时,发现自己想着的都是与湫相处的记忆,那个直率、有些害羞的少年,关于他的回忆点点滴滴的全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鲲?”见少年久久不应声,椿担心地看着他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,呃……没事没事,既然回来了那就先去我家吧!”真有点莫名其妙,回到久违的土地应该高兴,但他现在居然对那个海底深处的世界有些……不舍?也许快点到家就好了。鲲站起身,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椿含糊地应了一声,纠结要不要去试试拉他的手。但鲲始终与她隔着不长不短的距离走在前天,于是椿只好默默地放弃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 至于鲲,他没有功夫发现椿的小心思,他现在的脑海中,都被湫的事情占据着。

2.

        湫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为了完成椿的夙愿送她与鲲一起去人间,他是抱着必死的觉悟的。即使在身体剧烈地燃烧时,他也没有后悔过。他在短短几分钟里想了很多很多,想到椿,想到家,想到和蔼可亲的神袛们。最后他在枯木成灰的剧痛中咬牙想着,鲲那小子虽然气人,但是心地很好啊,变回人肯定也是很好的人。就算……就算不为了椿,他也要拼下命把鲲送回去的,就当是做一件大善事对吧?

        在最后他想的就是这些了,他真的以为自己会这样死掉。孰知后来灵婆设法把他救回来了。湫听见灵婆对自己说,你会成为我的接班人,你会比任何人都长生,你可以看到你亲手送走的灵魂,再从海的彼岸游回你这儿来。

        湫想,听着倒是不错。于是他就跟在灵婆的身后,战战兢兢地学习。做一个掌管灵魂的人是很累的,湫每天学习完就去照顾猫,发发牢骚,为啥灵婆要养这么一大群猫啊把他那叫一个累的!总之,湫很少有空闲的时间。而在他好不容易的空闲里,他就躺在一群猫的中间望着天空,隔着遥远的距离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着,以后椿回来了那该多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 还有……如果鲲回来了,那也是挺好的。

3.

        鲲最近总是循环往复地做着同一个梦,这是段曾真真切切发生过的过往。

        大片的浪潮向同一个方向涌着,汇聚成壮观的水柱,直窜云霄,发丝飘动的少女骑着火红色的大鱼,顺着水柱去往人间。而在山的另一头,白发的少年满足地看着他们,火焰笼罩着红衣,像一道残破的流星般安静地坠落下山谷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 少年的神情像是一声呼唤,穿越漫天的海浪,直直映进鲲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    鲲常常从这个梦中惊醒,当他醒来时脑海中就只剩下一个名字,湫。他想起这个名字时感受到的是无比的温暖。他醒来后就坐在黑暗里,久久地想起与湫有关的回忆。离开海底越久,这些回忆就来得越发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 这究竟是……鲲有点儿困扰地挠挠头。这不是梦魇,只是纯粹的想念,他尚且还分得清楚。是想念分隔已久的故人吗?这一点他又分不清楚了。鲲还没明白自己对湫究竟抱有什么心情,只好躺下等待天亮。

       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。鲲很爱护自己的妹妹,而椿到人间后没有住所,索性也来这儿住了。三个人挤在同一个屋檐下,有什么活儿一起干,其乐融融的真的就像家人一样。这样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好。后来在妹妹的各种提醒下,迟钝的鲲终于发现了椿对自己的心意,鲲被弄得特别懵,他跟椿都培养出兄妹间的亲情来了,又感觉拒绝很对不起椿。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 于是迟钝的鲲只好继续装作迟钝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椿望着鲲的眼神更加热切了。鲲除了被整得越来越懵外,再看着椿时,心中就有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想法慢慢蹦出来:还好对方是椿,他完全能挺住。但要是换作湫这么含情脉脉(?)地看着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鲲就愣住了,久久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    当他还在不解自己对湫的心情时,答案不知不觉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

4.

        一晃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 湫已经对灵婆的工作非常熟练了。他留起了长发,人也慢慢精明起来,不变的是唇边依然充满活力的微笑,还有带点傻气的个性。湫穿起灵婆杏黄色的褂子,倒也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惟一不足的是湫到现在还不会抽烟斗,试了好几次脸都呛红了,依然不会。后来湫才发现干这份工又不一定要会抽啊,于是机智的湫还是成天拿着个烟斗,其实里面一点儿烟叶子也没装。

        当初灵婆正式将职责交给他的时候显得前所未有的舒心,将所有的事情交代好后就要离开。湫问,你要去哪里?灵婆自顾自地往前走,声音像是从很久远的地方传来,灵婆说,我要去找一个人,我想她很久啦。

        灵婆总是望着一个方向发呆,那里曾是鼠婆的住所。湫不知道灵婆与鼠婆之间的故事,但能确定,灵婆离开是要去找她。真好,湫想,灵婆摆脱了这份束缚,可以去见珍惜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湫才会懂得为什么灵婆要养那么多的猫,灵婆走前只带走了一只,其他的都留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偌大的如升楼里陪着他的,除了一群热热闹闹的猫,只有一条条沉睡着的小鱼。

        湫没事就看着小鱼发呆。也许是盯着鱼久了,湫想起鲲的次数竟然比椿还要多。那是一条多么漂亮的大鱼,额间有尖尖的角,长大之后周身都会覆盖上绚丽的火红色,漂亮得像一幅画。

        湫现在仍能清晰地回忆起,鲲翱翔于天际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每天总是有很多小鱼进来,但里面都没有湫所熟悉的灵魂。这着实是好事,湫当然希望椿与鲲能在人间生活得长久。只是看着陌生的小鱼,心里总是有些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    湫越想越累,最后烦躁地甩甩头。

        唉……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 湫其实知道自己时常想起鲲的缘由,想了十年也该明白了。公用私权的机会现在就有,为什么不用呢?

        湫决定要去人间看一眼,就一眼,看看他们就好。

5.

        波浪轻柔地拍上脚掌,鲲在岸边静静地伫立。他更高了一些,面容上有了胡茬的痕迹,面对着无边的海,凝听着涛声阵阵,就像在广袤的森林有风掠过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果然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听到女性的声音,鲲转过头去,椿正站在他的身后。椿的黑发直披到肩,温婉地笑着看着他,几乎再看不到年少时坚硬的棱角。鲲耸了耸肩道:“我一直喜欢来这里。这是我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 椿走上前望着海,神情怀念,“我也喜欢这个地方。当初就是从这儿回来的……我失去力量后就必须离开原来的家,是这儿开启了我新的生活,现在过得这么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 鲲没有说话,过了半晌,他道:“椿,你当时那么坚持要复活我……你的心意我应该答应的,但我没有……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。即使过了很久依然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 椿听完,认真地看着鲲,然后突然笑出声来:“我可不会记那么久的仇。而且我应该更自私些,擅自伤了你后救了你,却连累你陷入危险,犯了这么大的错你不也没追究我什么?如果你不是真心答应我,那我也不会高兴的。所以,别想太多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鲲舒了口气道:“你不在意就好。”又有些晦涩,“只是挺对不起湫的,他那么拼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椿闻言,说:“他会过得很好的。”看着鲲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鲲不明所以,两个人又站在岸边聊了一会儿的家常。天色渐渐暗下来,椿打算先离开了。她刚走了几步远,就听到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我是不是应该祝福你?”

        椿的脚步停住,回头,鲲正看着她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露出笑容:“早就发现了。你现在真的过得很好,我放心了。”戒指很漂亮,在晚光中闪着光彩,送的人很用心。

        椿抚摸着戒指笑了,笑得温柔又幸福。“谢谢。”她说,“不过关于你的一件事,其实我也早就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鲲一愣。而椿继续往前走,道:“当初你没答应我,我一直以为你是心有所属,只是我还不知道是谁。不过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一开始是我救了你,但最后救了我们的,其实是湫——等你回去了要对他有所表示哦!”她说完后挥挥手,笑着跑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 鲲呆在原地想了这句话半天才琢磨出味儿来。“这丫头怎么什么都知道啊……”他摸不着头脑地嘀咕道。

        海浪渐渐平息下来,是退潮的时候,四周的人都已经散去,只留下鲲与柔和的晚风。他站在原地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风吹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着那个男孩,喃喃道:“我想早些去见你,却又怕你因我没照顾好椿而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去见谁?”

        清亮的少年音响起,鲲猛地睁开眼睛,熟悉的身影正从海中徐徐向他走来。雪白的发,杏黄的衣,带着点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些地方不一样了,但这就是那张鲲记忆中的面庞。

        鲲愣愣地看着少年在他面前站住。“……湫?”鲲试着伸出手想触碰,又把手放下了,苦笑道:“我该是又在梦里了,这次竟然感觉这么真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听了表情很明显地扭曲了一下。他抓住鲲的手,另一手捏着鲲的脸,捏成猴子捏成猪,喊:“说什么呢!我是真的啊!我是湫!”

        他突然被刚刚还呆呆站着的男人一把抱住。湫想说的话被截掉了,他愣在那里,被男人的双臂紧紧地笼罩,面前是男人温暖的气息。男人用尽全力地拥抱着湫,头埋在湫的颈窝,肩膀微不可闻地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 湫突然感觉肩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。

        湫觉得自己也有了想哭的冲动。鲲和椿看上去都过得很好,他打算说几句话就离开了,可鲲现在又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。好友间的久别重逢?湫不知道鲲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拥抱自己,他甚至不想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鲲的怀抱中,却又不可避免地沉溺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 摇摇头,湫轻轻地把自己荒唐的想法否决,拍了拍鲲的后背,“不哭啊,又没出上什么事……”然后悄悄把眼角的泪拭去。

        鲲慢慢地平静下来,两人相对无言,安静地看着海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鲲语气认真、有些愧疚地说:“我其实并没有和椿在一起……对不起。你很生气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啊……刚刚你和椿的话我都听见了。”湫平静地说,然后迅速转身在鲲诧异的目光中狠揍了鲲一拳。湫抬头笑道:“生气多少是有点。不过也过去十年了,椿也很幸福,气这个也没用,干脆不气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气了你还打我……”鲲有些无奈地揉揉被打的地方,看着湫,眼底带着笑意。三十岁上下的男人摸着下巴上刺刺的胡茬,认真地打量少年,爽朗道:“有时候我还真感觉不到岁月的流逝。的确是过去十年了,你还是那时候的湫,我都有些老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 眼前的男人经历了岁月被打磨得更加成熟笔挺,这话却说得有些不好受了。湫急忙道:“你这样就很好啊,人类的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鲲看着湫急急忙忙的样子,宽厚的肩膀笑得抖起来:“所以你是在夸我帅咯?”

        湫这才反应过来,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,你别这个表情,我是高兴你不讨厌人类的我……”鲲好不容易才憋住笑。湫气呼呼地捶了他一下。鲲转过来面对着湫站得笔直,对湫认真地说:“我是真的很高兴啊。真好,现在你看见我,我还没有完全变老。你听我说,我有一件事一直想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湫看着突然严肃起来的男人没有反应过来,呆呆地应了一声“好”。海风微微地吹着,两人的衣角在风中拂动,四周突然间寂静下来,只听得习习风声。夕阳有些慵懒地给所有事物都镀上一层金边,湫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这样的范围让他心跳骤然加快。

        湫紧张地看见鲲下定了决心似的深呼吸,眼神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 湫听见鲲很真诚、很真诚地说: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从一见你就知道我会喜欢上你。最后是你让我重生,这么大的恩情,你愿不愿意让我以身相许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END—

—后续—

        “原来你的人形是这样的啊!”赤松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惊奇地凑到鲲的面前。“身体很健壮,难怪当时会是那么大的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祝融咳了一声,一把把赤松子拉回身边。“你做什么啊……”赤松子不解道。而任性的火神仍被松开拽着水神的收,探头到水神耳边,一字一句道:“靠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刚刚还被研究着的鲲和旁边的湫努力忍着笑。赤松子和祝融吵吵闹闹又感情深厚的情景他俩已经习惯了。湫坐直了身子,恳切地说:“松子哥,祝融哥,鲲鱼形时发生了很多灾难,他很抱歉……”他有些紧张地攥住手,“但是,这不是鲲的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另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,握住湫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鲲微笑着看湫,手掌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。“这种事情让我爷们儿点自己来吧。”鲲抬起头认真道,“松子哥,祝融哥,我知道那些灾难甚至伤害了你们,而你们是最想救大家的人。真的很对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 祝融和赤松子看着认真等待责骂的两人,摇手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都过去了。最终也没有更坏的结果不是吗?”赤松子了然地看着祝融,把他们共同的想法说出来,“鲲一回来你们就赶来道歉,这样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没错。错的是不平等的天灾。”祝融最终总结道。他们对鲲和湫仍是一如既往的友善。

        有猫在一旁叫起来,湫走过去安抚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看见湫走了,赤松子迅速凑到鲲旁边(然后又被祝融拉住了吼吼吼),八卦地问:“你一回来湫就立即把你放出来,他这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。所以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 鲲转头,看见湫在一群猫中间乐,身上大把大把的绒毛。

        鲲舒舒缓缓地笑开,道:“是啊,但他还是一个笨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并未错过》END.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      写完啦!(*°∀°)=3

        这篇的时间线是鲲与椿回到人间不久→十年→百年后归来。讲的是大鱼后续的故事,当然,这只是我自己的脑补啦……我一直觉得,椿对鲲是一心一意盼他振翅高飞,这不就是母子之情嘛!?( ̄□ ̄)对于电影最后刷起了鲲椿我是震精的!

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很得瑟我成功把鲲椿扭成了鲲湫!

        这才是真正的官配嘛!

        我膨胀啦!嘿嘿嘿嘿!管不了我了!我上天啦!!

        如果能看得开心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是璞光,虽然是个经常躺列的主儿,但是要不要一起来刷刷cp呢?主混欧美圈,漫威DC迪士尼梦工厂都吃,国产cp也萌!!!

        厚着脸皮来扩列:QQ 3131482759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:璞光